寂靜的春天–萬年溪的過去現在與未來
當春天降臨時,原本應是鳥鳴花開的河流兩岸,顯得寂靜異常,一絲絲嗅不到春天的氣息。對於這樣令人無法忍受的寂靜狀態,屏東市民忍耐40年,長遠歲月的等待是一種沈默的抗議,提醒60年代起飛的工業,是如何連招呼都不打一聲那般霸氣,帶走屬於春天的氣息,身為執政者,必須、也不得不以面對責備的勇氣,用一種最符合自然與生態,生活與記憶的態度為基調,讓所有縣民與市民知道萬年溪的當下渴求呼吸,期待著換上新裝,與市民來一場記憶與希望的對話。
 靜靜的河流
【河流,文明與都市生活的靈魂】
大河文化造就一個民族的文明,一如尼羅河之於埃及,流經城市的河川左右一座城市的美感,一如塞納河之於世界藝術與建築之都–巴黎,一如愛河之於工業轉型中的城市—高雄。在台灣,解嚴後的城市,從新一代環保心靈啟發出關於「河川」的新思考,政治上的解嚴給了城市空間解嚴的契機,從這個契機,巨大的市民意識打開一道重新審視如何打造城市的窗口,窗外的視野不再是灰濛濛的工業煙塵,而是一片片藍天,一座具有啟蒙意義的新城市從此被期待著新生。只有當港口不再被首先視為軍事要塞,重重封鎖的市民空間才能打開,軍艦退出港口重要位置遺留的空間,被一艘艘載滿歡樂的遊艇與觀光船取代,高雄就是這般的一座新城市,這座新城市的心靈則是以一條昔日運送木材的愛河充實著。愛河整治的成功經驗,是台灣少數幾個都市河川整治案例中的典範,朗朗上口的愛河經驗,對比台南的運河、台中的柳川、高雄縣鳳山溪的整治經驗,在各個層面的改造中更能凸顯出整治經驗的核心價值,與南韓現任總統李明博任首爾市長時整治成功的清溪川,是亞洲近10年來最為人稱許的兩條都市河川整治案例,雖然,愛河與清溪川依然免不了遭到生態主義者稍稍過於嚴苛的批評—過度人工化與水泥化。

整體而言,愛河之於高雄,持續彰顯出河流的都市精神,清溪川之於首爾,前衛的設計感嵌入歷史記憶,如八石潭、希望牆、律動壁泉與休息上網區,內藏著韓國人特有的民族驕傲,要將首爾推上世界設計之都的領先地位。相對於清溪川的3百億台幣的龐大整治經費,縣府沒有直轄市雄厚的稅收與資源,即便隔壁高雄縣的都市型河川鳳山溪整治工程,單是整治用的徵地經費也高達10億元,屏東市區的萬年溪眼下只有3億多元可供運用,縣府必須切切實實將每一分錢用在刀口上。 畢竟,流進21世紀的萬年溪,風華再現的機會只有一次,錯過了,還要再等下一個50年!

 等待如鏡的倒影
90年代改造萬年溪(舊名番仔埔溪)的急迫性呼聲再起,市民期待她能流動出一座城市的心靈,在河流如鏡的倒影中,市民看到自己,萬年溪可以鮮活著左岸居民的腳步,精采出右岸居民的眼神,改造萬年溪的成功與否,關係著這座城市未來至少50年的發展,因此,市民參與的越用心、意見提供的越深入,萬年溪就更可能在未來5年內,以記憶與期待交融的姿態活在屏東人的心裡。